網頁版連結: https://cxc.today/store/philostraw/work/22589/reader/157353 --- Chapter25 震動失敗の言師古   言師古能夠及時趕到並非僥倖。   家裡的半仙奶奶畢竟早在更久之前就已經開示提醒兩個人身上有需要注意的東西,除 了每晚加強頻繁巡邏之外,更是早早就從夏子那邊求得奶奶的筆墨──至於上面寫了什麼 還真的不太重要,能夠方便他感應就好。   雖然現場情況跟他想像得有點不同。   依照原本的設想,小七和阿全本來應該要在遇敵的瞬間就各自點燃那張優惠券,這樣 無論是直接定位或是突破敵人可能佈下的結界都很容易,那張隨便寫出來的紙條除了通訊 之外甚至還能夠製造一個小型的防禦結界,儘管暖暖山區佔地不小,但時間也足夠言師古 一邊震動著一邊趕到,屆時自己拖住目標讓兩人騎車趕回去就好。   但王氏兄弟盡皆負傷的現在……他必須更加謹慎。   當跳蛋和怨氣凝結的利刃相擊的時候,言師古清楚地感受到:「震動」似乎不像平常 一樣效果拔群。   靈體的等階之分除了本身具備的特性不同之外,凝實的程度也有所區別,那些意識晦 暗不明的浮游靈通常震下去就散得差不多;等級較高的地縛靈則具備一定的防禦力和恢復 力,震動有效,一般的震動卻無法一擊必殺;而更高等的怨靈除了保有一定的自我意識, 懂得製造恐懼、吞吃恐懼之外,更能夠以怨氣形成特殊的攻伐手段。   眼前的白衣女子或許是第一個對言師古帶著惡意的怨靈。   關鍵的一擊被擋下並沒有讓白衣女子停止行動,反而激起她的癲狂之心,洋傘高高舉 起,在空中蓄足力道之後再次往小七的嘴裡刺去,但即使力道相比之前更加強大,這次的 進攻依舊被言師古遠遠擋下,早已發現不妙的他立刻再甩出兩顆跳蛋,附靈加速,三角形 的小型陣法相互共振交織成更為牢靠的防禦,甚至以反震之力將白衣女逼退。   言師古沒有錯過這個機會,頓時便是再飛出兩顆跳蛋,一前一後的嗡嗡聲以鉗形攻勢 直奔白衣女子的頭部而去──即使是怨靈,選擇類人的外型特徵時打這種地方準沒錯。   白衣女子撐開那把洋傘,輕鬆將言師古的第一波突襲擋下,她旋轉傘柄,兩顆寄靈跳 蛋看上去非常靈動地上竄下跳,可終究是攻不進去。   一邊觀戰的王阿全甚至忘記注意表哥的傷勢,看著眼前這一幕下意識脫口而出:「戰 ,戰鬥陀螺?」   「……戰你娘親,你們快點包紮,弄好了就走。」言師古口氣略微急促,雖然他也覺 得這畫面有點相似。   情況不太妙。   雖說是以「震動」除靈,但除了物理特性之外,也是因為跳蛋附加上言師古的靈力才 有效果。之前小打小鬧夜間巡邏時他碰到的低級怨靈和眼前的白衣女子幾乎完全是不同量 級,沒有平常那種瞬間輕鬆開啟震動模式抹消的爽利感,而是力與力之間的互相碰撞互相 抵銷。   他能操控的跳蛋有上限,他能施加的震動強度也有上限──而這個上限很明顯對白衣 女子來說根本不能造成什麼威脅,那把洋傘撐開來能防守,收起來能進攻,現在還不知道 對方是否具備什麼特殊的「規則」,言師古只能加大攻擊力度,之前用以結陣的三顆跳蛋 切換模式加入進攻騷擾的列隊中。   王阿全雖然無法準確判斷場上的情況,但他向來機警懂事,立刻決定加速處理他和王 小七的傷勢。他只是擦傷挫傷,表哥最後飛撲替他擋住那幾下卻不是鬧著玩的,背上的刺 青早就已經被大量的鮮血淹沒。   「奇怪……」王阿全一邊替王小七處理傷勢一邊困惑,雖然看上去很驚人,實際上傷 口卻沒有之前想得那麼深。   ……是表哥的刺繡外套防禦力比較高嗎?   無論原因為何,傷勢沒有想像中嚴重總是好事,他從車廂裡熟練地拿出繃帶,迅速把 表哥背後幾個比較明顯的傷口處理完畢,接著有些艱難地把意識尚未完全恢復的王小七拉 上Many125的座椅,阿全跟著跨坐上去,姿勢雖然有些彆扭但總算是把表哥勉強固定住。   小老闆既然發話了,自己就該帶著表哥早點脫離戰場,省得他還要分心照顧兩個沒啥 作用的累贅。   王小七的機車上還插著鑰匙,一發就動。   感受著久違的引擎震動,Marny125如離弦之箭,轟鳴而去。   他不清楚言師古對白衣女子了解多少,只能在呼嘯而過的同時留下這句情報。   「──小老闆,裂嘴女!」   言師古沒往他那看,只是默默點了點頭。   這種有名有姓充滿個人特色的怨靈,最麻煩了。   無論是一条夏子當初灌輸的資訊或是事後的指點,都有具體談論關於怨靈強度這件事 ──當怨念化為文字或是故事,被人記載被人傳頌,口耳相傳之後便會變得更為棘手。   本為已逝之物,豈能與現世相連?   言師古並不知道這位日本的都市傳說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某個遠方小島的山道上,但他 知道王阿全的個性,心思細膩的他既然在這種緊急狀況之下選擇這句話作為提示,那必然 是有的放矢。   洋傘的銳利和堅固他已經見識過了。   白衣白裙看起來也不像會造成什麼威脅的樣子。   撕裂的大嘴……雖然有點驚人,但言師古經過多年的網路訓練,這種程度的獵奇老實 說還在他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   那麼,王阿全的提示指向何處就顯而易見了。   ──對方的特殊規則。   裂嘴女傳說有各種版本,差異可能是穿著打扮,可能是使用的武器不同,可能是害怕 的東西不同……但唯一的共通點是,她們必然會問出那個經典的問題,而讓對方開口的話 ,自己可能會陷入某種狀態……   而就像是要印證言師古的推論一樣,白衣女子目送機車上的二人離開卻沒有追擊,反 而把傘收起來重新撐起,這樣刻意的停頓與變化看上去就很可疑。   「我漂……」   嗡嗡。   一顆跳蛋遠遠飛來,精準擊中白衣女子的臉龐。   「……我漂亮──」   嗡嗡嗡嗡嗡。   這次是兩顆跳蛋同時飛來,再一次以物理方式打斷白衣女子的「施法」。   言師古確實無法輕鬆突破對方的防禦,但跳蛋也並不是只能用於正面的進攻與防守, 事實上,這樣的用法或許更契合它的尺寸和設計用途——它不能成為一槌定音的角色,也 沒有換檔變速控溫加熱收縮等等功能,但小粉紅拿來騷擾再適合不過。   畫風突變。   雖然不清楚具體設定,但白衣女子想要發動「什麼」的時候便必須將傘撐起,她那龐 大的身軀和陰影融成一塊的時候畫面實在有些滲人……可當這壓迫感十足的畫面時不時被 嗡嗡聲干擾,就變得讓人有些難以直視。   她把傘撐起來一次,小粉紅的震動聲便也隨之而至。   白衣女子的身材極其高大,即使以言師古不矮的身高也必須在十步的距離下微微抬頭 才得以一窺全貌──現在他就看著對方傘下那張咧開的嘴弧度越來越大,那咬牙切齒的憤 怒甚至透過風聲傳了過來。   她不打算繼續遵守規則了──   龐大的身影瞬間消失在言師古的視線中,他近乎依靠本能反應在兩側後方佈下防禦陣 式,下一個剎那便感受到無可匹敵的巨力撞在自己的腰間,將他推飛出去,狼狽地在地上 打滾。   及時的防禦讓他沒有當場被戳出一個血洞,但他卻完全無法抵禦力量的差距。   ──輾壓傷害。   先結好盾再調整狀態站起身的言師古腦袋瞬間閃過這個詞彙。   之前除靈都是他觀察完畢之後直接開震物理超渡,現在遇到一個規則更為麻煩、力量 遠遠在他之上,甚至仍然擁有思考變通能力的對手時,言師古突然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只能撤退,但又該怎麼安全撤退?   白衣女子沒有趁著剛剛的機會追擊,或許代表她那個瞬間消失再出現的特殊能力也不 能無限使用……存在發動條件,又或者是移動技能固有的冷卻時間……即使是超自然生物 ,只要把它們的特徵條列之後總是會找到應對方法。   不能存檔,那就打得謹慎一點。   他解開盾,一邊後退,一邊將跳蛋往白衣女子身上招呼。   言師古試探的方式十分陰險,不僅僅是攻擊不同部位,他還調節著不同的震動力度用 以測試白衣女子全身上下是否存在弱點。對方雖然防禦力頗高,但也沒有到可以直接扛下 震動往他這邊衝過來的樣子,甚至跳蛋在進攻某些刁鑽的位置時她必須撐開傘,用特殊的 傘面去消解跳蛋的震擊。   在這過程中白衣女子兩度使出之前那瞬間消失又出現的突襲,但早有準備的言師古自 然不會再陷入之前的窘境,知道危險的他在受擊後立刻選擇壓榨自己的靈力,操控更多的 跳蛋用以示警。   三次突襲,兩次成功防禦。   言師古在路燈附近停下腳步,之前的所有退讓就是為了這個瞬間──   當白衣女子再次消失的那個瞬間,所有的嗡嗡震動聲同時靜默。   她消失,出現在言師古側身。   同時出現的,還有言師古精心準備的繩子。   他像是早就猜到對方會選擇這個時間點閃身,像是早就確信對方會從這個角度出手一 樣,幾乎是在白衣女子陽傘戳刺的那個瞬間,一條條附有靈力的繩子便一擁而上,緊縛成 結,洋傘的尖端就這樣只差一步而不得寸進。   「──蘇秦背劍縛。」言師古呢喃輕輕唸著這個繩型。   他對繩縛只是一知半解,雖然在修行的時候日日夜夜都在觀想揣測,但實際上對於繩 路的掌握明顯不足,會知道「鐵炮縛」也只是因為「蘇秦背劍縛」這個別稱聽起來氣勢恢 弘多看了幾眼,實際上他並不清楚這個繩路適合用於什麼情況。   成功佈下陷阱的言師古並沒有大意,他繼續調整自己的靈力控制,幾乎是超出自己的 負荷拚死回想著繩子的本質與繩縛的本質,各種示範教材的畫面不斷湧上心頭,直到白衣 女子無法掙扎。她的右手從肩膀上方往下拉伸,左手則從背後向上延伸,兩條線的終點相 交打結,就連那把凶器也掉落在地上。   「還真是不小……」剛剛太過專注無法分神,現在對方維持這個姿勢時就能明顯看出 白衣女子不只是人高馬大烈焰紅唇,就連那傲人的形狀也同樣清晰,繩縛本來就有緊束身 材壓迫擠肉的功效,而白衣女子過於豐滿的身材在這種能強調胸型的繩路時魄力感實在太 過驚人。   白衣女子呲牙裂嘴的樣貌其實非常嚇人,但此刻那肉慾橫流的樣貌卻隱約讓言師古覺 得這足以戰勝恐懼,他下意識又縮緊了繩子。   他不確定自己能控制多久,即使是繩子與繩子結成陣上下相連之後他仍然感覺得到對 方還是具備衝破束縛的力量,趁現在盡速閃人逃回祖宅才是正理。奶奶雖然說不會顧慮他 的死活,可人如果都到家裡附近了,她老人家應該會不小心手滑保住他的小命吧?   他騎上王小七的Gogoro,像平常那樣催動引擎。   但就在車子開始運轉,即將奔射而出的那一刻,莫大的危機感瞬間上湧,靈力必須專 注在繩子上的他根本無法召喚跳蛋結盾,只能勉強扭轉身體閃避──伴隨著強烈疼痛感的 ,是立刻湧出的鮮血。   白衣女子手持洋傘,輕蔑地看著因為衝擊而倒在地上的言師古。   他寄靈顯化的繩子不知何時消失。   而一条夏子的那句話,就在這時候再次響起──   「你根本還沒掌握繩子啊。」 --- 會連續兩章(不過下一章是星期一> <)大段大段地暫時解決這場戰鬥。 四千字到底是不是應該拆分成兩章或是九千字想辦法拆成三章呢……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site.org.tw), 來自: 36.231.173.2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site.org.tw/CFantasy/M.1718280869.A.D5A